新闻投稿
 
  欢迎访问如皋教育信息网!
     
网站搜索:

要警惕校园成为“专业作秀”场

作者:沈茂德 来源:《人民教育》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25日 点击数:
我们是否存在对“公平”的片面理解
目前,我们直接看到的现象是学生负担过重,许多中小学学生陷于无穷尽的题海与冰冷的考试之中。但更深层的问题绝对是我们办学模式的单一化。课程设置的统一化使得学习缺乏选择,办学评估的标准化使得学校没有个性,学生升学评价的简单化使得“以分取人,分分计较”的现象变得非常普遍。最后,学生学习没有选择,一部分学生苦不堪言,一部分学生没有得到更合适的培养。
现在的问题是,许多学生面对统一的课程,统一的高考,学习生活苦不堪言,但学校确有一些天资聪颖、自主学习能力强的学生,受制于统一的课堂教学,尚没有得到足够的培养。他们完全可以有更多的选择,有能力挑战更深刻的课程,甚至进入科学研究。这就是我们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建立“丰富课程”,让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程度的学习选择,让每个孩子都感到满意、满足。
我们如果要切实地改变中国的教育现状,要改变“千校一面”的现状,教育必须多样化。可以借鉴的是,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一定程度上是四个经济特区起了实验、示范,现在设立上海自贸区,肯定也是一种新的探索,所以,强调教育“公平”,决不能异化为“一刀切”,推动高中多样化,要允许“特区”存在,允许自主“实验”,并要宽容实验成败。
教育,究竟需要创新,还是回归?
我从事教育工作已30多年了,在重点中学校长岗位上也近20年。长期的教育和管理实践,使我深悟,教育是一种“慢”的事业,校长应该是一种“静”的职业。
大约有这样两个问题教育界是必须认真考虑的:其一是教育要排斥排浪式改革(北京市原教委主任陶西平语)。夏尊先生曾有这样一段告诫:“学校教育如果单从外形的制度与方法上走马灯似的变更迎合,朝三暮四地改个不休,而于池的所以为池的要素的水,反无人注意”。我们必须认识到,教育,不是为了落实这个“思想”,不是为了展示那个“样本”,教育是为了每天面对的孩子,为了他们今天的健康成长和明天的幸福生活及以后担当社会的责任。
没有创新,社会就没有进步。但何为创新,如何创新,这就有一个方向的问题了。值得警觉的是,倘若教育创新只是产生了许多大而又大,泛泛而谈的“理念”,把名词当作了思想,而没有真实的行为,它就变成了“忽悠”,倘若“创新”只出现在领导视察、评估验收时,这种“创新”就成为了表演。
我们更需要认识到,当这类“创新”成为一些校长的思维习惯和“学校发展”的技巧时,它的危害是严重和深远的。我们已经清晰看到,在某些学校,有了课题“写作”的枪手,有了“课程演出”的团队。当我们深度走进这些学校,当我们与师生交流,我们常会悚然,校园这片圣地,竟也滋长了“专业作秀”,甚至存在了专业的“忽悠”,这样的“创新”,应该予以当头棒喝。
其二是教育要排斥只会表演的“教育家”。如果我们认同教育是农业,那校长就应该有农夫对待庄稼的爱心,有勤奋耕耘的品性,有等待作物丰收的耐心。校长的人应该在学校,校长的心应该在孩子的发展上,校长应该说校长专业的话。
走访有的学校,经常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标语,经常看到校长陪同领导视察的照片,看到“再创新高”的捷报,看到“国家级……”的牌子,看到“国内最大”“省内第一”等宣传。
我们聆听一些校长演讲,常会听到各种各样的口号或名言诵读。不知何时起,有的校长已陷入了这种极度功利的浮躁中,他们不再相信教育是一种“慢”的艺术,不再相信学校的发展一定需要时间的积累,在学校发展中,有的校长喜欢用“生长素”“膨大剂”。他们热衷的是“打造”“包装”,于是,背诵几段名言,就谓之“教育思想”,舶来一些异域行为,就谓之“教育创新”,建造一两个特色教室,就谓之“品牌课程”,学校的优质发展,真的靠这样推动吗?教育真的就这么简单?
更值得警觉的是,作为校长,一旦走入了价值追求偏离,思维浮躁、个人狂傲的境地,他一定一叶遮目,不再平和,甚至自鸣为“教育家”,他的眼睛不再关注学生,他的心已不属于校园,他的行为已远离真正的教育实践,当他在叙事的时候,他讲的“故事”,在校园内其实并不存在。诚然,这不失为一种“造势文化”,然而,当它一旦成为学校工作的亮点追求或者演变成了一种风气,那必将促使“浮华”之气的滋生,这种导向是危险的。
优质学校应该有优质学校的品性,优质学校应该坚决拒绝这样的“创新”行为:把名词当思想,用概念忽悠百姓,用展示代替常态。优质学校的校长身上应该少一点戾气,多一点书生气。真正的校长,更应该像农夫那样朴实、勤奋,像苏霍姆林斯基那样,在巴甫雷什中学52年耕耘,才会有真正的思想。我多次在校长论坛上大声疾呼,大道至简,教育绝不是为了成为“样本”,教育,一定要走出“虚概念”。
今天的中国教育改革其实更应该回归:即回到学校本来的面貌,回到教育的本质——立足于尊重学生的个性,立足于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立足于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我们应该坚定地相信,教育改革应该尊重人的发展、尊重教育自身发展两个基本规律。
素质教育,应该有内涵性追求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开始有了“素质教育”的概念和探索性行为。反省“素质教育”的追求过程,我们大约经历了“活动性探索”,比如各种各样的兴趣小组;规范优化,比如作息时间、每周课时等;课程改革,就是开设选修课、开发校本课程等多个阶段,应该说,几十年过去,学校的硬件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课程设置、课堂教学、教师的教学方式、学生的学习方式等教育的核心内容尚未有革命性的变革。
教育形态的瓶颈所在——升学制度也不断地在改革,高考制度曾几年几变,但我们痛苦地看到课堂教学“涛声依旧”,教育生态未有显性优化,原因何在?冷静反省,某些改革总是以应试的思想在推进素质教育,比如体育中考、艺术考级等,某些探索用技术的方式回避了实质的改革,所以有了“考几门,每门多少分”这样的改革。
冷静下来,大约有这样几个问题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并实践的:
其一应该坚持健康为本的教育原则。很久以前,我们曾被视为“东亚病夫”,今天的教育,学校的资金投向何处?健康第一,应该成为素质教育的基本原则。学校里应该多一点运动场地,多一点运动课程,多一点运动竞赛,有了运动场地与丰富的运动项目,孩子们才会拥有强健的体魄。
其二是应该建立不同学段的学习文化。幼儿园,应该保卫孩子的童心、童趣,突出两个关键词“生长的欢乐”“兴趣的成长”,简言之,“让儿童尽情地玩”。“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是最糟糕的,这句话把中国的儿童生活引入了灾难,使中国的很多妈妈“疯了”,小学、初中,应该千方百计优化孩子们的习惯、性格,高中应该倡导“勤奋”“个性”,应该遵循人一生的“核心素养”(价值观、梦想、领域兴趣、性格、毅力等),大学应该强调“学术兴趣”,强调“专业学习”。
其三是高度关注学校德育的真实性、有效性。我们需要的是德育的形式还是需要德育的教育力量?这似乎又是一个简单的提问,但这是一个决定选择真实还是形式的重要话题。
一个人的素质就像冰山一样,人们容易看到的是浮在水面上的,如他的学历、文凭、专业、知识,但是真正决定一个人能否成功的因素其实是隐伏于水面下的冰山的主体部分,也就是所谓的“核心素质”。“核心素质”的培养需要家长、学校潜下心来,潜移默化地予以引导、熏陶、养育。
今天的素质教育,应该有一种高度,即着力培植孩子们血液中的“核心素质”。我更这样认为,可以用考试或考级来证明“优秀”的,或每有来访,用作展示的一定是知识或技能性素质,而真正的核心素质往往是不可考试,不可测量,不能量化的东西。
其四是高度关注常态课堂教学,让孩子们在课堂中成长。我曾这